月读(1/2)

真瑚还没接受自己今天不用死的事实,眨巴了两下眼睛,本还有些怀疑,随后想到鼬如果真想杀她根本不需要这么迂回,就放下了戒备,起身朝鼬的地方走过去。

真瑚身上裹着的浴巾只堪堪遮住从ru头到大腿根的部位,玲珑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,随着她行走的动作,浴巾还有向下滑落的趋势。

因为方才跪地而通红的膝盖在白皙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惹人怜惜,不设防的态度让人情不自禁感到口干舌燥,房间内的shi气氤氲着让人头脑发昏的沐浴露的香气,还有,她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只松松裹了条浴巾……宇智波鼬人生第一次觉得这么头疼,下意识地轻咳一声,声音中的沙哑连他自己听了都觉得震惊:“你要不要,先穿件衣服。”

他在暗部时,在任务中见过不少比这更香艳的场面,他不是好色的人,甚至称得上清心寡欲,只是这种情景在他人生中确实是第一次。他偏过头不看真瑚,偷偷调整着呼吸。

真瑚听了之后先是一愣,随后意识到自己只裹了一件浴巾,脸立即变得爆红,一边慌慌张张地道歉一边把外衣朝自己身上披。觉得差不多了之后,她走到宇智波鼬身边,端详起那枚手里剑。

外表看来就是普通的手里剑,不过上面有岩隐村的刻印。她摸了摸忍具袋,确实少了一枚手里剑,看来的确是她的。好好道了谢之后,真瑚忍不住问:“鼬大人,你这是在哪里拿到的?”

宇智波鼬的神情恢复了往日的余裕,低沉的嗓音中有探究的意味:“沼谷村。”

真瑚心中一紧。没错,在沼谷村,她杀了那个叁郎,这枚手里剑也许就是那时掉下的。也是因为这样才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吗?她有些懊恼。如果鼬没有捡到这枚手里剑,也许就不会刻意在人群中寻找她了吧。

真瑚当然不会觉得宇智波鼬深夜探访是为了给她送忍具,不过在此之前她有更加好奇的事情: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她出神地盯着鼬看了片刻,神情中难掩讶异,“这是分身?好特别的分身术,竟然可以穿透我设下的结界。”

为了保证安全,也为了让别人察觉不到她的查克拉,她在房间周围设下了可以隔绝内部查克拉波动的结界,这样都能被宇智波鼬找到,说不懊恼那是假的。因为对查克拉控制很Jing妙,她极其擅长医疗、封印和结界,她在结界领域算是高手了,没想到轻易就被破解了。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迪达拉提起鼬就恨得牙痒痒,一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神态了。自己引以为傲了十几年的专长,被别人轻轻松松地压制,换谁谁不生气。

“这是我的鸦分身。”宇智波鼬回答道,语气比平时要轻松些。

真瑚不会错过他情绪的波动。宇智波鼬不像是会为了自创的术式而骄傲的

本章尚未读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