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79(1/2)

“可你都病了...”陶鸢还想再劝。

“一点小风寒不碍事的。”冯衡撑着一把伞就离开了。

“唉…”陶鸢叹息一声,只要身体好,升不官升官又有什么要紧呢?指可惜权势向来都是男人们竞相争抢的。

谢奕寻也听到了冯衡不时的咳嗽声,“冯衡,身子不舒服的话你就回去歇两天吧,这几日也辛苦你了。”

“不辛苦,咳咳...”冯衡连着咳了好几声。

“还是回去吧。”谢奕寻劝道。

“大人,我没事儿的,药也服过了,就是一点点咳嗽而已,我还能做事的。”冯衡连忙道。

“冯衡,回去歇一歇,过几日还有事情安排你做呢。今年去州府述职的事儿就交给你了,你替我去,我这儿也走不开。”述职年年有,可生孩子却只有这一次,若是自己去了州府,那肯定赶不上阿溪生产了。

冯衡愣了愣,有些不敢置信大人会将这么好的差事儿让给他,去州府述职啊,这是多么好的机会。若是能给知府大人留个好印象,升官指日可待!“大人,多谢您给下官这次机会,下官定不辱使命!”

谢奕寻点点头,“回去做好准备吧。”

冯衡离开了环山县,谢奕寻就更忙了,正忙着,就见春红来报,“大人,夫人要生了!”

谢奕寻一惊,将手中的账本放下,立马就大踏步的回了后院,幸好有谢母和陈嫂子在,大家也不至于慌了手脚。

烧热水,请稳婆,屋里井井有条。为了以防白溪难产,谢奕寻还命人去请大夫前来。

“夫君,夫君,疼!”白溪在里面呼喊着。

真疼啊,就像刀子在剜她的rou一般,也不知道要疼多久。

“阿溪...”谢奕寻正要进门去看看阿溪就被陈嫂子和谢母拦住了。

“习之,男子是不能进去产房的。”

“娘,我想去看看阿溪。”谢奕寻急切的看着里面。

“你进去了也只能添乱,不如就在外面等消息吧。”谢母劝道。

“不行,我得去陪着阿溪。”谢奕寻侧身挤了进去。

“习之,习之...”谢母打算叫住他。可谢奕寻早已来到了床前,握住了白溪的手,“阿溪,我在。”

“夫君,我好疼。”白溪的脸皱成了一团,痛苦不已,不时的有水滴从下颚落下,分不清楚是汗水还是泪水。

“阿溪,再忍一忍好不好,很快就生出来了。”谢奕寻温声安抚道。

“啊!我好疼啊!我不想生了。”白溪大喊。

“好好好,这胎生了就不生了好不好?”谢奕寻应道。

第86章儿女双全

“夫君,好疼啊,我受不了了。”白溪哭着道,太疼了,剜心之疼也不过如此吧。

“阿溪,忍一忍,生孩子都是这样的,再忍一忍,很快就好了。”谢母劝道。怎么会不疼呢?这就相当于从身体里掉了一块rou下来,除了硬生生的忍着,还能有什么办法?

稳婆也在一旁劝道,“夫人,您先别用劲大喊,这还早着呢,要不等会需要用力的时候您就没力气了。第一胎是很慢的,大多都得疼十来个时辰呢,您得把劲儿攒着啊。”

疼到窒息的白溪一听十来个时辰,吓得面色更白了几分,紧紧的咬着唇,不再喊出声。

谢奕寻见阿溪将唇瓣都咬出了鲜血,连忙心疼的将手臂伸了过去,“阿溪,別咬你自己,咬我。”

混混沌沌的白溪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臂,没一会儿就有血迹从嘴角留下。

谢奕寻眉头都没皱一下,只担心的看向白溪,十来个时辰,阿溪怎么受得了啊?他真恨不能替阿溪承受这个痛苦。

时辰一刻一刻的过去,白溪在痛到Jing疲力竭后用于听到了那句,“夫人用力,我看见孩子了,孩子的头露出来了。”

谢奕寻紧紧的握住白溪的手,试图将力量传给她。

白溪心中激动,咬紧牙关,听从着稳婆的指挥,开始用力。稳婆也用手按压着她的腹部,帮助孩子顺利的出来。

“夫人,吸气,用力,吸气,用力...”突然,稳婆惊喜的大喊,“孩子出来了!是个男孩。”

白溪等了半天,都不见孩子的哭声,她有些着急,“怎么没听见孩子哭?”孩子出生以后不是都会哭的吗?

稳婆笑了笑,“夫人别急。”只见她一手抱住小小的人儿,一手“啪啪”的打在他rou嘟嘟的屁股上。

“哇..

本章尚未读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