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床(1/1)

夜深过半,院子里飘落了一场悄无声息的大雪,零星的雪花瓣粘在透明玻璃上,受暖后化成一片单薄的水雾。房间里开着昏暗的灯,光影落在床尾。沉知珩仰卧在床上,轻轻地翻身,不动声响地看着对面睡着的人。在他们来这里之前,他私下随便找了个理由让人把房间的沙发搬走,姜柠现在才得以跟他睡在一张床上。不料,床太大了,他睡在中间,伸手都够不着缩在床沿的姜柠。沉知珩看了一会,悄无声色地朝她那边挪了过去,勾住她的细腰往里面带了带,见她没有反应,轻手轻脚地掰过她的身子,让她的脸埋在自己的胸口。姜柠的睡眠质量向来不错,总是睡得很沉,睡相也乖巧,不会乱滚乱动,一个姿势能维持好久。温软在怀,他还是不满足,手摸着她茭白的脸,指腹触到她眼角下的shi感的时候顿了一下。借着微弱的光,他睨见姜柠纤长的睫毛上有一层未干透的泪意,中间几根睫毛shi哒哒地粘在一块。意识到她是哭着入睡的,沉知珩眸底显出一层浓重的Yin郁。带她进屋子的时候,他就瞧见了她泛红的眼尾。他问她为什么哭,她说寒风大,刮得眼睛疼。当时,她的手也被风刮得红红的,他揣在口袋里捂了好久才变回原来的颜色,所以他信了。然后,她洗完澡,眼睛红得更厉害了,鼻尖也染着浅薄的涩红。那时他盯着她的脸看了很久,等她自己解释,她说屋子里太热,洗澡的时候热水又进了眼睛。看她用手扇着风,在房间里蹿来蹿去,娇憨的举动莫名地取悦到他,所以,他还是信了。

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她掉眼泪。第一次见面,她就抱着他的大腿坐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,鼻涕眼泪抹了他一裤子,他当时就在想,怎么会有这么没形象的女孩子。再后来,她在他面前也红了好几次眼眶,但他明白,那大多数是带着目的性的眼泪,都不如这次来得真切。而她的真情实感从不属于他,她蓄谋已久的接近和讨好都只是因为他身上有另一个男人的影子。有时候他也会想,究竟是多像才能让她认错人。今天晚上听到他们的谈话,他突然有了答案。“热——”怀里的人低喃了一句,半睡半醒间踢开了裹着的薄被。沉知珩飘散的注意力渐渐回到她身上。姜柠的腿伸了出去,搭在被子上面,松垮的裤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了大腿上。他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,所以就给了她一套他的睡衣。衣服和裤子对她来说都很大,她要用手扒拉着才不会往下掉。沉知珩皱着眉,把她滑下去的裤子往上提了提,手背不经意地碰到女人腿内侧的嫩rou,沉幽的眼神暗了一下。提到tun部的裤子转而被他褪下,紧接着是衣服,最后一条内裤也被他丢到了床底下。姜柠白晃晃的娇躯侧躺在黑色的床单上,男人粗粝的手指滑向她的腿弯,勾着她的腿放在他的腰间,手又转了一个方向,探向她的腿心。私密的地方太久没有人造访,紧紧地合着,只有一条细缝,手指费力地挑开两边的嫩rou,试探性地往里戳了一下,浅浅地入了几厘米,然后很快地抽离,抵在入口不探入,也不挪开,耐心地感受xue口轻微的翕动。指腹碾着的地方没了动静,他暗暗使劲,挤开层层迭迭缠绵而来的媚rou,更用力地插入半截手指,轻柔地戳弄里面的花核,感觉到里面的嫩rou越缠越紧,他及时地拔了出来,扯出一长条y靡的银线,亮晶晶地挂在他的手指上。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