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所谓生活(结局)(2/3)

周景甩了甩胳膊:“嗨,我俩都是打工的,不懂得啥好东西,就知好,金贵。随便买的。”虽然语气随意,但路弥听得来,她过得很幸福。

周景神一暗,不过又很快亮起来:“这边很多城中村,我已经挨个儿都摸了一遍。要是过了明年还没线索,我就跟我男人再去广西找——总会找到的。”

临分别的时候,周景给了路弥她的电话,还有一个联系方式。“这是我男人那边的老中医,当年为了找佳佳,我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。后来吃了几副药,也慢慢调理了过来。你也可以去看看。据说在妇科方面也很有经验的。”

本章尚未读完,请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

路弥收了声谢谢。

自从结婚第五年起,她与付砚,就没有生活了。

“没呢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路弥犹豫了一,说:“我问题,要孩……会很难。”

周景听完一笑:“你们都是学历,知识分,要的晚,也没什么。”

其实没要孩的原因有很多,譬如两人期异地、譬如路弥期加班导致问题、譬如付砚应酬过多着家时间太少、譬如双方父母对两人婚事没有给以任何支持……但对于路弥来说,最心也是最重要的原因,与这些都没有关系。

周景听了,一愣,也没有说话。

“这?”

两个算不上朋友的女人,面对面,各自品尝心事。多年前带给互相的伤痛已随着岁月烟消云散,如今闲聊,倒剩些女之间惺惺相惜的理解与温

“还是没有找到?”

他还好吧?”

末了,她憋一句:女人,真难。”

路弥看着女人的脸,虽然饱经沧桑,但却越老越有劲。反观自己……她指着周景手上的金链:“这个,也是你男人给你买的吧?”

“啊,我们……呃,还没有。”

周景笑着。她抬手把发拨到耳后,路弥看到她腕上有金链,问:“你在圳,多少年了?”

路弥反应了一会儿,才领悟过来她问的谁:“好的,升职了。”

其实,两个人都没有了。只是不肯承认,也不愿认输。为了这份,他们抛妻弃败名裂,熬过舆论和白才走到今天。然而当终于走过那些荆棘,他们才发现,原来他们的,就是那些荆棘。生活它的本来面目,河底狰狞的沟壑浮现:谁来饭、谁来洗碗、谁来照顾父母、谁来走人……男人不愿一日日受限于只属于女人的家事,女人不愿放弃仅有的工作机会迁就男人。可时间从来不优待,于是越走越远,越远越散,以至于到了要离婚的地步。

甜筒在嘴里化开,一开始很甜,后面味就慢慢淡了。路弥突然很害怕。

“哦对了,这是佳佳的人像图。找警察画的——现代科技可厉害哩!能把孩大以后的样也画来。”周景给路弥一张纸。那纸一看就是批量打印的,上面有丢失孩

“五六年了。”周景着甜筒,也不等路弥问,自个儿都说了:“早些年我在省找,你知的嘛,总要先找一遍,才能死心。后面又听说圳这边有个团伙,我就过来了。”

路弥不知怎么答话。她不想对陌生人倒这么多年的苦,特别人还是老公的前妻。但不知为什么,今天见到周景,就是让她有一很亲切的觉。

“你俩要孩了不?”周景吃完甜筒,随便问了一句。

  • 上一页

  • 返回目录

  • 加入书签

  • 下一页